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70pao.com

文章来源:baobaobubu    发布时间:2019-11-14 04:15  【字号:      】

这大爷摆明了把我当成了阶级异己分子,自个儿是命苦有冤无处诉的杨白劳,而我就算不是周扒皮,那也是周扒皮跟前儿的小京巴,那话里的嘲讽值要是能量化估摸着早都爆表了……

千人百村调研#手记#01虎山之上有惊喜“你敢进吗”“你敢进来吗?” “你、敢、进、来、吗,丫头?”说话的人重复了第二遍,蹦一个字顿一下头,眼睛瞪得贼大,最后那“丫头”俩字的语气尤其值得玩味——总的一句话,那面目、这态度可以说是很不善了

“敢呐,怎么不敢?”呵我这暴脾气,捏着刚学会的京片儿我就把话撂了出去,那大爷眉毛一跳,“呵~”的一声嗤笑,复又一点头,把门帘挑开,“那进去吧,瞧瞧我这屋,哼

”话虽这么说,宝宝心里当然是怕的,进村前早都把清暑神作《盲山》温习了好几遍,再说这院门儿那叫一个锈迹斑斑、在门外瞅着里头院子那叫一个破烂满地,和那电影里的穷山恶水也是差不离——“惊!女大学生抛尸荒野,凶手竟然是……”,不用费什么脑筋我就能把几天后可能出现的新闻标题想好了

路口掠影何况都说“相由心生”,这大爷赤膊上身、搭着一条看不清色儿的毛巾,说话时眼睛瞪得像铜铃,这头发也是冒着油光的根根直竖,一看就是个暴脾气不好相与的角色,再者说这话前的几轮对话,这大爷摆明了把我当成了阶级异己分子,自个儿是命苦有冤无处诉的杨白劳,而我就算不是周扒皮,那也是周扒皮跟前儿的小京巴,那话里的嘲讽值要是能量化估摸着早都爆表了:“你能当这个家吗?”(即,你做这个调查能管什么事,能解决什么实际问题

)“说实话你们不爱听,说瞎话,我老头子这么把年纪了,也不屑

知道我啥意思了吧,嗯?”——边说着,边扬扬手朝着门口比了比

“嘁,体察民情哈?”“四百二十五,四、百、二、十、五!这就是好、政、府!”——手摊开挥,好家伙,都快戳到我脸上了

“看到没?看到这号码没?我,搁这二十多年了,还是123开头呢,哼

”——啪啪戳着皮夹里的身份证的前三位

在这大爷手舞足蹈的全程本宝宝安静如鸡,乖巧.jpg,这可不是下马威么?然而爸爸我喝醉烈的酒,驯最野的马,想当年也是村头一霸,爸爸怕过谁?再说了,好歹天子脚下,你丫还能翻了天不成?反正爸爸已经做了4份问卷儿了,今日任务已完成,这就当个编外添头——权当丰富人生经验好了

如果用太祖的话讲,那就是其乐无穷~这么想着,我恶向胆边生,抬脚就跟着进去了

门口掠影一进屋,衰朽破败的气息更是扑面而来

十多平米的水泥地勉强算是平整,怼了一个低矮的茶几,上头摆着一碗吃到一半的饭,除了这个碗,面上能摆东西的地儿全让药盒给占了

因果相承,这么瞧着我心下突然松动了些,而这大爷也像是换了一副面孔,指着那两三条条凳摆成的“沙发”,“快坐快坐,我给你倒点水来,刚凉好的

”——如果脑洞可以具象化的话,大概就是黑人问号了吧

“刚才呀也就是试试你,你要是不敢进这屋,那我肯定就把你赶出去了

你这一小姑娘,胆儿倒还不小,”这大爷努力松了松眉毛挤出个慈眉善目的笑,“有啥想问就问吧

”边说着,边手抖吧抖吧——明显是个三高患者——在茶几下的抽屉里抠抠索索掏出了一大叠材料,残疾证、低保证明、在读证明、房契,还有户口本,一样一样摊在我跟前儿,“看吧,还需要啥

”就像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第一小问一样,这世上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怨怼愤恨

这大爷一家三口人,老伴儿三级智力障碍,自个儿冠心病三高一溜占全,而闺女上学一年学费万把,全部的固定收入就是来自拥有京户的老伴儿的一个月425的低保

作为外来户,“那就像是一头黑羊进了白羊的圏儿,要不是个儿(自己)脑门硬——早就被磋磨得不知成什么样了,这村干部,几时帮过什么忙?还是得靠112

”都说不幸的人会有各种各样的不幸,但在这村里,贫者大概不外乎由自病、残、老、学,这四样,只要占上两样,就足够把一户地里刨食的人家挤到破产的边缘

大抵人的心总还是有些热乎气的,不管多么吐槽这份问卷的长度,也不得不承认,在唠完这么长一份问卷之后,漠然如我也似乎能与这家人有些感同身受的意思在了

而这位大爷起初的那一诈,平了他心头的嘲,又何尝不是平了我心头的傲——我当不了什么家,更不是什么钦差大臣,他的柴米油盐,又何尝不是我父辈祖辈的冷暖兴衰

我,无能为力

但,总好过自以为是的“修齐治平”

或许该谢谢当时热血上脑的偏向虎山行:虎山之上,非虎也,人也

一叶不知,何以知秋?02“藏龙卧虎”调研的第四天,问卷早已完成,只举着相机在村里随处乱晃,大约是敲过的门太多又或者大爷大妈茶余饭后凑在一起聊天过的缘故吧,总会被路过的大爷大妈拉住问问里长里短,莫名有了一种已经被这个村子接受了的感觉——就这一上午被邀请进门拍照的概率,比我正经填问卷的那几天要高得多

就在我“偷拍”的过程中,有一回给“当场抓住”了,但大叔一瞅我先前拍的那几张还有些个“艺术”的感觉,得知我是要完成“写生”作业,便热情地邀我进他家门,认为他家院子可拍之处颇多

到了正门口一看,呵,这可不就是我前天访过的那位“老干部”大爷的家吗?风打宅门月做客,驱散乌云日光来为该户主人手书这大爷的“厉害”之处不仅在于上图的对联皆为其自拟自书、屋里挂着厚德载物和兰亭集序亦并是老爷子的创作,而在于那天填问卷时,这大爷上来哗哗几句话就把我镇住了,对话简要摘录如下:我:“您这一辈儿和年青一代关于未来的追求看法一致吗?”大爷:“时势造英雄,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看法

不能搞家长作风,一言堂那不行,不民主

”我:“您家有人务农吗?”大爷:“我们叫农转非不带工(音),虽然农转非了,但是编外人员,不领国家工资

嗨,全叫那谁瞎折腾搞的,地也没了,那谁谁谁,那就是个右派,能懂农民的事儿吗?”末了,问到关于“煤改电”过程中出现的一些“小动作”,大爷还拿出了他给机关写的信,嚯,那措辞,一看就是经年的“老干部”,“既是管见,又兼年迈,希予考虑指正

”……大娘种的盆莲这天大爷不在家,大娘明显活泼了许多——也或者是因为我们先前已有“感情基础”,话也较那天多很多,聊起自己种的满院的花草蔬菜,更是滔滔不绝,芍药、牡丹、茉莉、枸杞子、青柿子等等

邀请我进屋的大叔更是就着这些个花草,颇带自豪地夸赞起母亲的手艺和这些花草的品种,还催促着母亲赶紧在院里的黄瓜架上摘了一截瓜洗净了塞进了我手里——这也是我这几天收到的第N根黄瓜了

听闻要拍照,赶忙换上“能见人的”衣裳的大娘03“因为懂得所以慈悲”“这世上还是好人多

”——这恐怕是我们这几天来感叹的最多的几句话了

从村口唠嗑的大妈们,到村委的热心阿姨,到风雅非常的老干部,到面目凶恶却热心的大爷……将心比心而言,在这个时代,还愿意为陌生人打开家门的,不管最后是否答应做问卷,都已经值得感激——遑论那些为你特特打开经年不用的空调的老人家们——为了填完这一份冗长的问卷,他们还要在膝上盖上一件爱与恨的边缘衣服

这世界,待我已是足够温柔

一轮下来,除了点亮的社交技能之外,最大的收获或许是终于知道柴米油盐价值几何了吧,我们这一群心比天高的高材生们,也终于是从云间堪堪落到了地上了

哈哈#多图预警#Pictures are coming...白1#路牌##网##路##镜##访##寒光堪决#欢迎关注70pao.com 70pao.com




()

附件: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