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pep.com.cn

文章来源:baobaobubu    发布时间:2019-11-14 07:07  【字号:      】

这只是这两年来我在欧洲的经历,让我产生对穆斯林的态度变化。以后怎么样,我不知道。而且我说的只针对于欧洲和有这些特点的穆斯林,国内的同学请不要对号入座。

作者:遗忘de小孩来源:银灯台   雅可夫先生有著名的关于“穆斯林路线图”的论断:  1、他们首先宣称自己是“和平的宗教”,通过经商、避难的方式零星迁徙到一个新地方,很低调,很和善,很遵纪守法——除了对吃某种食物有点神经过敏,除了干涉婚姻自由之外(不过我们总是想,哎,不吃什么食物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内婚虽然很讨厌,但不跟他们接触不就行了嘛)——谁能拒绝这么一群可怜巴巴的外来人呢?于是,他们站住了脚

  2、既然站住了脚,那么第二步就是形成社区了

这个进程会持续几十年,他们的繁殖速度异常迅速,几十年之后人们会发现,周围已经到处是“他们”

“他们”游走于我们的开放社会中,而“我们”却对“他们”的圈子针插不进——除非“我们”也皈依了“他们”

  3、第三步,你会发现身边的暴力和犯罪现象突然增加,就象1995年前后人们惊讶地发现周围突然到处是某族小偷一样

即便是犯罪,也是在不断地发展:1995年我抓住第一个某族小偷,在把他扭送派出所时他用刀片自残了;2000你年我抓住第二个某族小偷,立刻围上来几个人跟我对峙,尽管我没能把他扭送派出所,但他们也没敢对我暴力相向;而现在,据说这些家伙已经动不动就砍人了

  4、第四步,犯罪行为会升级到群体性暴力,“他们”十分善于结为一体对付单个的“我们”,侵占财产,强占耕地,让“我们”生活在威胁的阴影中

  5、第五步,群体性暴力会变得越来越频繁,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动不动就出动几十、几百殴打、骚扰“我们”

在这种情形下,“我们”面临选择:如果有可去的地方,“我们”就得背井离乡;如果没有可去的地方,“我们”要么继续在惊恐中度日,要么不如皈依“他们”,以免遭迫害

  6、OK,至此,某个特定地域的绿化已经接近完成,其标志是,“他们”占了局部人口的简单多数,或者是相对多数(即成为多民族中最大的族群)

这时,“他们”就要闹独立、闹分裂了,“他们”闹独立时既有“温和派”(文的),也有“激进派”(武的),还有“犯罪派”(无间道)

你兴兵围剿,“温和派”就来宣扬和平;你罢兵休战,“激进派”就来杀人防火;而“无间道”是不管文武,片刻不歇

  7、此时的“我们”面临两种选择:要么,屈膝投降,看着那块地方分裂出去,眼睁睁地看着留在那里的“我们”的同胞被迫害、被驱赶、被屠杀、被同化(无论在车臣还是科索沃,当“他们”控制了该地之后立即都对当地其他民族实行了抢劫、屠杀、迫害和清洗);要么,奋起反抗

  8、同意他们分裂出去就能乞求来和平吗?就能结束这绿化步骤吗?谁要相信这个,那他的智商不会高于60

这个分裂过程永远不会停止,过段时间你就会发现,现在的进程重新进入了“步骤一”,或者“步骤二”,只不过换了个地方…… 另有人这样说:  一、初期,非穆斯林占绝对多数,有少数的穆斯林殖民者,他们人数很少,和周围邻居都能和睦相处,由于人口较少,也会和本地人通婚,只是对婚姻的要求很严格,必须让非穆斯林入教才与之通婚

通过通婚和较高的生育率以及传教,穆斯林人口渐渐增加

  二、发展期,穆斯林殖民者进一步增加,但是在当地还是少数,围绕着清真寺出现了一定的聚居人口,依然通过通婚和高生育率以及传教传播

和周围邻居还是能够和平相处,但偶尔会有些小摩擦

  三、扩散期,穆斯林繁殖民人口已经大量增加,虽然占总人口的比例还是少数,但是在局部,穆斯林人口已经能够占到多数了

围绕着清真寺成为一个团结的群体,和当地的非穆斯林人口经常发生冲突

原因当然是非穆斯林不尊重他们的风俗习惯

没有组织的当地非穆斯林往往不是他们的对手

这时候他们会试图让当地的元首信仰伊斯兰教

如果成功,就通过税收等行政手段迫使非穆斯林入教

如果不成功,就等待时机起事,夺取政权

  四、晚期,已经夺取了当地的政权,通过政权对顽固不肯入教的非穆斯林予以打击,部分就直接给予消灭,通过回教法,也采用税收等其他行政手段,压力和暴力并用,非穆斯林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一个新的伊斯兰化地区就诞生了

结合这两年我在欧洲的经验来看,这个路线图的前四步,已经证明是完全正确的

这里再插一个例子:  2004年11月2日﹐在荷兰发生了一个意外的事件﹐使欧洲人感到震惊﹐他们好像突然觉醒

  欧洲著名画家的孙子特奥·梵高(Theo van Gogh)是一位著名的电影导演﹐出身书香门第﹐因为对穆斯林的生活方式非常不满﹐制作了一部纪录片电影《屈服》

  电影中汇集了许多穆斯林国家妇女不自由的落后画面﹐并且借用电影中的角色谩骂伊斯兰是人类的文化“垃圾”

  导演梵高在这部本来应当是具有客观学术性的纪录片中﹐表现了个人过分的情绪﹐例如他在一个裸体妇女的肉体上显现《古兰经》的经文﹐这个举动也许对于其它宗教不算过份﹐可以被容忍﹐但对于穆斯林绝对不可能宽容

  电影播放后﹐激起了穆斯林的广泛愤怒

11月2日﹐两名年轻的枪手在商场附近打死了电影导演梵高

  更可悲的是事情处理的结局:  杀害梵高的凶手对两位议员发出死亡威胁,令当局惊恐万状

当局自认为无力保护他们,只好把其中一位女议员送到美国去了6个月,把另一个议员送进牢房一段时间!  也就是说,在荷兰的土地上,梵高的孙子被白杀,自己的议员都要去坐牢,就是因为穆斯林觉得他们的主受到了侮辱

 另外再加一些数字和例子:  1、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三分之一的人口如今是外国裔

  2、土耳其裔青少年的犯罪率比地地道道的荷兰年轻人高2到3倍,而摩洛哥裔青少年的犯罪率要高出5到6倍

  3、在游泳池或海滩上,少女或少妇被阿拉伯男青年掐屁股或乱摸一阵的事并不罕见

莱德市中心一周延长一天商店打烊措施以失败告终

因为一到晚上,顾客再也不敢出门,成帮结伙的摩洛哥青年把他们吓坏了

  4、在梵高遇害周年日前几天,他的好友叹息道:“恐怖分子赢了

他们杀害言论自由的领袖人物梵高,比引爆几列火车还要有效

如今没有一个幽默家再敢对古兰经开一句玩笑

然而,放弃一点点言论自由,就等于放弃了整个民主

  这个是很可怕的

刚来的时候,我住在穆斯林社区有半年,虽然没有受到大的伤害,可还是零零星星受到过小孩子的骚扰

让我逐渐开始对这些人有厌恶感的问题是,他们觉得自己骚扰别人,是天经地义的

小孩子随便去砸人家的玻璃,拿雪球扔路上的行人,大街上调戏个姑娘,在他们眼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然而这在白人小孩中,是非常非常罕见的事情

即使发生了,家长也一定会教育

记得在民主湖灌水时候,印象中有这么一回事:  是说在A区中门那里,有一伙穆斯林的小孩,专门偷人东西,大家都深恶痛绝,一天一个女同学特意把手机放在明显的地方,引诱小孩小偷上手

果不其然,手机被偷了,埋伏在周围的男同学一拥而上,准备将小孩带到派出所

可是牛逼的是,周围的店铺里,出来十几个拿着砍刀的维族人……  这个其实是很严重的一个问题,虽然汉族人口占了绝对多数,但是发生冲突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你是绝对少数,或者说你没有对方更狠

你不敢杀人,对方敢,并且杀了人,他们会振振有词,不会觉得内心有愧

  在欧洲,你会发现有大片的穆斯林聚集区,经常出现包着黑头巾,穿着黑长袍,身材便便的穆斯林大妈,带着一帮看着就很凶狠的小孩,在大街上招摇过市

穆斯林绝对不会让自己融入当地社会,也绝对不会放弃自赵青己的信仰

在大学尤其是研究生和博士生,你会发现几乎是没有穆斯林的

对于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他们是没有一点正面贡献的

相反,他们的繁殖速度,是相当惊人的,而在欧洲这种高福利的地方,孩子多就意味着你可以从政府领导更多的抚养费,于是他们拿着别人的纳税,心安理得的偷窃,抢劫,甚至杀人

最后归结的理由就是,我们有宗教信仰

  我始终无法理解这种蛋疼的解释

一方面,你自己是用宗教信仰的,你需要别人的承认,那么另一方面,别人也是有信仰和言论自由的,当别人对你的信仰提出异议,穆斯林会群起而攻之,这算不算侵犯别人的信仰呢;第二,穆斯林不融入当地的文化,习俗,反而强迫别人接受他们,有消息说一个华裔女曾经拒绝在上班时间佩戴穆斯林特有的面罩,而后便收到死亡威胁;第三,暴力在穆斯林的文化中占据很重要的地位

甚至穆斯林将他们的信仰凌驾于法律之上

你胆敢侮辱我的主,我就要杀你,而警察在面对这种局面时,通常会感到很棘手,因为一般这个时候,穆斯林的人口已经占有了相当的比例

如果处罚不当,会立即招致更大规模的极端行为

  还听说过一个故事,在德国一个穆斯林女孩在公交车上打了一个当地德国女孩,警察闻讯之,穆斯林女孩给出的解释是:我讨厌她的样子

  极端,不尊重别人的利益,甚至生命,只重视自己的信仰

拿着别人的纳税可以心安理得,回报社会更是天方夜谭

我猜或许也正是基于这样的特点,基地组织大部分都是穆斯林吧

  最后说一下,这只是这两年来我在欧洲的经历,让我产生对穆斯林的态度变化

以后怎么样,我不知道

而且我说的只针对于欧洲和有这些特点的穆斯林,国内的同学请不要对号入座

本文来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本人删除

www.pep.com.cn www.pep.com.cn




()

附件: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