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哥也色中文娱乐网站

文章来源:baobaobubu    发布时间:2019-11-20 04:46  【字号:      】

人生匆匆,还来不及好好回忆,就已悄然走完大半程

也许是每天的琐碎,让我们无暇感受自身的变化,那就随诗词君一起,透过诗人的笔触,去发现我们经历过的“生活”,以及发出的感慨

生活中,我们都有咬牙坚持的曾经

不轻言放弃,有承受失败的能力,更有重新开始的勇气

相信坚持到底,就有成功的机会;如果中途放弃,就意味着彻底地失去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行路难·其一》唐·李白..................................................................................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

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

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

“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

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

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

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

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

“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

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

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

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

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

“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

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

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

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

“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

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

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

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

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

“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

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

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

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

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

“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

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安

........................................................................................................................................................................................................................................................................................................................................................................................................................................................................................................................................................................................................................................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1爹地是混蛋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

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

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

“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

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

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

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

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

“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

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

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

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

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

“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

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

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

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

“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

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

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

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

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

“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

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

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

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

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

“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

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

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

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

“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

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

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

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

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

“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

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

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

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

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

“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

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生活中,每个人都需要一份友谊

知你所爱,懂你所求,志同道合,患难与共

有了理解,友谊才能长驻;有了友谊,生命才有价值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别董大》唐·高适生活,总是充满了种种遗憾

人生不是剧本,很少能完美收场

只有失去过,才会懂得珍惜

很多事因为有了遗憾,更让我们刻骨铭心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

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小园香径独徘徊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北宋·晏殊乐观二字,使我们保持住了向上的内心

年老体衰又如何,两鬓霜白又如何!只要你想,只要你做,时光飞逝带不走你年轻的心

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潇潇暮雨子规啼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浣溪沙·游蕲水清泉寺》宋·苏轼有时,生活又需要一份释然

是你的东西不用争,不是你的争来也无用

随其自然吧,何必要去强求;随遇而安了,何尝不是解脱

悲莫悲生离别,乐莫乐新相识,儿女古今情

富贵非吾事,归与白鸥盟

——《水调歌头·壬子三山被召陈端仁给事饮饯席上作》宋·辛弃疾最需要珍惜的时光,是当下

世间最可贵的就是“今”,最易丧失的也是“今”

因为它最容易丧失,所以更觉得它宝贵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明日歌》明·钱福生活中,总是少不了离别和泪水

人生于世上,就是为了离别,无论是与亲朋,还是与好友

通过离别,看自己,看他人,也看这个世界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唐·李白相信,每个人都曾有过相思的时刻

相,是相互;思,是思慕

想着你,就是人生的幸事

不管我是少年,还是白发

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南歌子》唐·温庭筠很多时候,我们的生活都缺了一份豪迈

人生当豪迈,大气也从容

诗酒澎湃,良辰好景皆常在;人生豪迈,梦想驾云自东来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将进酒》唐·李白无论生活是什么模样,最好的结果,就是变成一份自在

心灵达到自由的境界,身到何处,都是自由

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享受生活,堪称悟透生活的真谛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饮酒·其五》魏晋·陶渊明其实生活究竟如何过,最终还是取决于我们自己如何看待

是苦是甜,是欢乐是无奈,全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

觉得白开水无味,就加点糖吧;觉得洋葱辣眼睛,就炒个蛋吧;觉得群山绵绵,就停下来欣赏风景

生活,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用心过好每一天,不辜负每天的好时光,不留下太多遗憾就好!哥也色中文娱乐网站 哥也色中文娱乐网站




()

附件: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