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好色妻降临

文章来源:baobaobubu    发布时间:2019-11-17 16:06  【字号:      】

朋友相邀去唐湾长岭插秧,我怀揣一份浓厚的怀旧情结,欣然前往。从什么时候开始,农村流行起“插秧节”呢?从田畈

朋友相邀去唐湾长岭插秧,我怀揣一份浓厚的怀旧情结,欣然前往

从什么时候开始,农村流行起“插秧节”呢?从田畈不再是犁耙水响的农耕图开始的吧?不得不折服主办方——唐湾镇政府顺应时势所举

一路吸着醉人的清新空气,到达长岭村的百丈崖下,只见一长白练瀑布飞奔而下,湛蓝的天空清澈透亮,草木也透着芳香

一阵风吹过,把大家急迫栽秧的心撩拔得痒痒的,“2018唐湾民俗文化节第二届插秧节”活动就这样开始了

我高挽起裤脚,赤脚下田,弓着腰,蹲好马步,摆出插秧的架势,虽然是夏季,水田有些微凉,踩进泥巴田的双脚很是惬意

这是一次特殊的体验,田间飘荡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弥漫着轻松活泼的气氛

一起来的朋友,不少人是带着孩子来体验生活,在这群人当中,我是有插秧体会的,曾经的那些农耕趣事,早奶牛养殖基地已在心中暗香浮动,这是我永不能忘怀的记忆

就记得那还是大集体时期,每当学校放暑假,我也加入其中

不过只打打秧趟子,算不得会插秧的

只有做过农活的人才知道,插秧很需要技术,不仅要做到眼到手快,判断好秧苗之间的距离,还要依靠手臂的力量,以便协调配合,同时还须保持整个身子准确地往后退,“手把青秧插野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稻,退步原来是向前

”插秧的情趣就如此吧

那时候的天很热,水田就像个大蒸茏似的,让人极不好受,还有很可恶很可怕的蚂蟥,又大又多,多的让你防不胜防,一不小心,就会钻到你的腿肚上,吸你的血,那是最可怕的记忆

那时候插秧人也多,耕田的,拔秧的,撒把的,栽秧的,大家分工明确,各司其职,人欢牛忙,一派农忙景象

天刚麻麻亮,人就要从床上爬起来

女的做饭,男的早早出门拔秧了

扎好的秧把,挑到田埂上,再抛向田里,做好插秧前的一切准备

随着插秧的人陆续下田,站好各自的位置,拎起秧把解开,左手将秧把捏平,分开秧苗,右手快速地将秧苗插入泥里,那速度就如小鸡啄米

而在一块大田上,五六个人一字排开,从开插的那刻起,就是一场比赛,人们暗暗较劲,你追我赶,唯恐自己落后了

既要讲速度,还要重质量,插的歪歪斜斜、每颗秧苗不均匀那可不成,是会影响收成的

隔壁的堂姐做农活是一把好手,她插的秧又快又好,能把男人甩的老远

那时候,我特别仰慕像她那样的人,她就是我从小的偶像

在那个特定的时期,农活做得出色的人,是很受人尊重的,其实谁不想成为劳动能手呢?尽管人人汗流夹背,腰酸背痛,但没人松懈,大田栽秧,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一气呵成

一季秧插下来,至少半个月,一年还要插三季稻,每一季结束时,人人都累得慌

可一看到水田换上了绿装,人们似乎又忘记了辛苦和疲惫,那可是承载着一个村庄的丰收希望啊! 农民千百年来就是这样周而复始地忙活着,的确“粒粒皆辛苦”

在他们眼里,一片绿洲变成满地金黄,靠的就是辛勤的汗水,从来都无怨无悔

这无怨无悔的劳作,从什么时候开始演变成今天的模样?耕田的农民已很少,大部分土地经过扭转,变成别人家的承包田,或机械耕作,或改种大棚蔬菜,即便偶尔看到田间地头有个人在劳作,那也只是个别留守在农村的老人所为

十几人挤在一块水田里你追我赶的插秧情景,也就是今天——让城里人体验生活的道场

现在不但难以看到插秧情景,而且能插秧的水田也越来越少,那些曾经生长着秧苗的水田被一堆堆钢筋混凝土所占领

曾经世代靠田地为生的人们,早已挤到城市里务工去了

曾经的沃土,曾经的农耕,只是文人用来抒发情怀的素材,三十多年前的农村还是牛耕肩扛的时代,随着改革的春风吹遍了大地的每一个角落,也逐渐吹落了农民世世辈辈劳作的重担

历史在发展,时代在进步,传统落后的农业逐渐被淘汰,这是大势所趋

我也成为村庄的过客,不再与土地有任何瓜葛

但我的心中从未割舍与土地的情愫,常常在梦里听到的也还是蛙鸣水声……绿水青山 ——印象长岭欢迎您!好色妻降临 好色妻降临




()

附件:

专题推荐